您的位置:
夕阳红 > 财经 > 消费 > 正文

消费税上调 “安倍经济学”临大考

夕阳红老年网-老年行业综合服务平台(老年人的后花园) | 发布: 2014-03-31 15:25 | 来源: 人民日报 | 编辑: qingfeng
                                                                       图为3月29日,人们在日本东京的一家商场里“突击购物。”

    消费“抢购潮”将可能被经济“倒春寒”所代替。日本舆论担心,这次增税会不会冲击日本经济?“安倍经济学”能否扛过这次挑战?

  1997年,时任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为改善财政状况,曾将消费税从3%上调至5%。增税带来的个人消费滑落,加上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导致日本经济增长由增税前的3.1%急挫至-3.9%。而今年的这次增税正逢“安倍经济学”进退的关键时期,难免让人担心是否会重蹈17年前的覆辙。       

  “突击消费”透支购买力,未来经济增长动力将减弱

  日本最新经济数据喜忧参半。日本2月份完全失业率降至3.6%,较上个月改善0.1个百分点,下降至2007年7月以来的新低。2月份,不包括生鲜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日本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升1.3%,连续9个月上升。而2013年日本CPI全年平均值则较前一年上升0.4%,5年来首次转为正增长。这表明日本经济持续15年的通缩状态正在改善。

  另一方面,在剔除物价变动因素以后,2013年第四季度实际GDP换算成年率仅0.7%,低于预期,主要原因是设备投资有所减少。日本媒体认为,2014年度实际GDP增长率要达到日本政府预期的2.6%愈发困难。

  消费税上调对日本经济最直接的影响是抑制个人消费。“安倍经济学”货币宽松政策实现了日元贬值,却未能按预期促进出口。日本近一年来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个人消费而不是出口推动。增税前的“突击消费”已经透支了部分购买力,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势必减弱。

  日本瑞穗综合研究所市场调查部部长长谷川克之告诉本报记者,据研究测算,在做出增加消费税率的决定后,2013年度的增税前“突击消费”拉动居民消费增长0.8个百分点,促进实际GDP增长0.6个百分点;而2014年度则将可能导致居民消费下滑1.9个百分点,实际GDP下滑1.3个百分点。日本无法避免因消费税上调带来的经济下滑。

  货币宽松被认为是“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中最成功的一支。即便如此,这支箭也未能完全实现政策预期。日本央行原本希望通过扩大货币供应鼓励银行向企业贷款,增加投资。但数据显示,日本银行并没有将这笔钱投入实体经济,而是趁机抛售国债,银行存款增速远远超过贷款增速。七成经济学家预期,日本将在今年夏季继续加大宽松力度,以抵销经济回落的影响。在美国加快退出量化宽松的背景下,其效果和影响还有待观察。

  由于担心提税后经济回落,外国投资者最近纷纷撤离日本股市和债市。3月中旬以来,外国投资者抛售日本资产金额创下新高。

  增加消费税是无奈之举,对填补赤字缺口难有成效

  实际上,上调消费税是改善日本糟糕财政状况的无奈选择。日本高龄化程度居世界之首,65岁以上老年人口比例高达23%,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负担日益沉重。2013年,日本公共债务达到GDP的2.25倍。长期以来,日本国债主要依靠国民家庭储蓄购买消化。而2012年底日本家庭金融净资产余额已经接近政府债务规模,政府不可能再靠向老百姓借钱度日。日本政府要实现2020年收支平衡的目标,只能扩大税收来源。相比主要发达国家,日本的消费税率偏低。

  据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教授土居丈朗测算,提高消费税可增加税收4.7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02.89日元)。而刚刚通过的日本2014年度预算显示,日本政府今年支出约101万亿日元,税收收入约50万亿日元,消费税提税对填补赤字缺口难有成效。日本的财政重建之路仍然艰难。

  瑞穗综合研究所认为,日本实现财政收支平衡必须满足3个条件:一是经济实现高水平增长;二是大幅削减财政支出;三是消费税率提高至15%。而在日本现实的社会经济条件下,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日本政府计划在2015年10月将消费税由8%进一步提高到10%。今年二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将成为安倍政府决定是否继续提高消税率的关键。耶鲁大学名誉教授、安倍内阁官房参与浜田宏一是“安倍经济学”的主要智囊之一。他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必须谨慎决定是否继续提高消费税。安倍去年底做出将消费税率提高到8%的决定时,日本的GDP增长率为4%,而现在仅为1%左右。





 

特别推荐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