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夕阳红 > 财经 > 银行动态 > 正文

快捷支付论战升级引监管之忧

夕阳红老年网-老年行业综合服务平台(老年人的后花园) | 发布: 2014-03-31 13:37 |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编辑: qingfeng

  

   先是工、农、中、建四大行表示,出于客户个人信息和账户安全的考虑,下调了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支付宝方面对此回应是,快捷支付采用非公开的专线校验方式,比跳转网银更安全。

  随后,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银监会出台的《关于加强电子银行信息管理工作的通知》(俗称86号文)规定,快捷支付3年来一直处于“违法”状态,而银行为此承担了法律风险。

  对于这样的指责,支付宝方面也表示,支付宝并未“违法”,符合86号文规定。而且,支付宝在快捷支付业务上与包括工行在内的全国170多家银行有合作,难道全国170家银行都知法犯法?并对工行提出了两点质疑,第一,工行这样做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已经触犯了《反垄断法》。第二,支付宝有赔付保障,工行却没有。

  两者的“战争”在近日再次升级,工行表示会逐步将快捷支付入口由原来的5个减为1个。目前除浙江分行外,其他分行的快捷支付入口都已关闭。支付宝对此再度强硬回应,“快捷支付签约失败请找工行”并建议用户换卡。

  银行和支付宝之间到底谁是谁非,普通民众或许并不清楚。但不管两者最终选择“分道扬镳”还是“握手言和”,消费者的利益需要受到保护。金融领域的专家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争斗更多的还是市场主体为了各自利益的博弈。为保证消费者的利益,监管部门应尽快建立协调机制。从长期来看,我国对金融行业的监管应从分业监管转变为综合监管,这样才能达到更好的监管效果。

  争论:防范风险还是利益之争

  对于四大行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以及工行缩减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数量,银行方面认为这样做的目的是保证客户资金安全。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对于银行的这种说法并不认同。奚君羊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如果支付环节面临风险,完全可以通过技术层面的升级改造解决。

  奚君羊认为,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博弈,更多的是为自身利益考虑。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消费者通过互联网进行消费和投资,使银行的一部分业务份额被互联网企业所获得,对银行自身业务的发展会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另外,为防范风险,银行系统的技术升级会导致安全方面的支出增加,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也认为,两者的“争斗”实质是市场主体间的利益之争。黄震表示,银行下调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和工行缩减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都是市场主体间的合同契约变更,双方应该通过协商来达成新的协议,而不能因此影响消费者的利益。

  银行和支付宝之间的“战争”愈演愈烈,有观点认为,监管部门应该尽早介入,平息这场争端。黄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银行和支付宝之间应建立一种争议解决机制,可以通过直接协商或第三方协调的方式来尽早平息这场“战争”。

  “如果仅是由于市场主体为了自身利益而导致的博弈,并没有产生负面影响,那么监管机构不便介入。”奚君羊说,监管部门介入的依据应是二者的博弈是否给市场造成混乱,损害用户的利益,甚至给整个金融市场和商业环境带来负面影响。

  另外,监管部门应对快捷支付是否合法应及时表明态度,如果认为原规定符合监管目标,就应认真执行。如果认为原规定已难以适应金融发展的新要求,就应及时修订以保证互联网金融甚至整个金融行业的健康发展。

  监管:如何平衡安全与创新

  近日,有消息称由央行牵头,包括银监会、证监会在内的多个部委正在加紧制定一份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办法,监管原则是对互联网金融活动实行负面清单管理。

  黄震表示,设立负面清单有利于守住底线。创新会有风险,也难免产生失误或错误,应该允许其在发展中试错和纠错。但在试错中应该防止其触犯法律底线,防止创新行为引起系统性风险,同时做好消费者保护。只有守住底线,才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促进互联网金融更好的创新和发展。

  “建立负面清单的做法值得提倡,这样做可以提高政府监管的透明度。”奚君羊说,企业可以对照负面清单,明确自身经营行为是否会触及不能逾越的红线。

  对于负面清单的制定,奚君羊认为需要认真评价。负面清单的制定应该是合理、有依据、有切实需要的。如果负面清单的范围过大,会压缩企业的经营空间,导致商业效率下降。负面清单的范围越大,监管就越便利,风险也越小,但企业经营活力也会降低。所以,负面清单的范围要适当,既要能规范企业运行,防止其经营活动因触犯法律而导致系统性风险,也要能保证企业活力,促进企业创新。

  由于互联网金融涉及众多部门和业务,央行、银监会和互联网企业的监管部门都有权利对互联网金融行为进行监管。不过,这种多部门监管的模式很难达到理想的效果。奚君羊认为,短期内,应该以互联网监管部门为主,多个监管部门共同参与监管,形成协调监管机制解决这一问题。但这样的做法也存在一定缺陷,首先,互联网主管机构对金融业务不了解,缺乏相应的专业人员,难以胜任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另外,跨界、跨部门、跨行业的监管模式,会造成越权、推诿、监管边界模糊等问题,监管效率不高。

  “所以,从长期来看比较理想的方法是形成一个综合监管的机构。”奚君羊说,最好的做法是从分业监管转换成为综合监管,由一个统一的金融监管部门对整个社会的金融活动进行监管。

特别推荐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