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夕阳红 > 养老 > 养老动态 > 正文

养老机构遇尴尬:出现床位一床难求和空置率高

夕阳红老年网-老年行业综合服务平台(老年人的后花园) | 发布: 2016-06-20 14:55 | 来源: 一财网 | 编辑: qingfeng
  

      我国已经有超过2亿的60岁以上老人,养老问题日益重大且重要。目前全国各类养老机构达4万多家,但真正具备医疗服务能力的只有20%多一点,医养结合问题日益成为制约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瓶颈之一。

  6月17日,在国家卫生计生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中心主办的“养老服务医养结合能力建设研讨会”上,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基层卫生与富有健康研究室主任王芳表示,目前养老的服务和医疗相对来讲是割裂状态,有养无医。大医院‘压床’,老年人的养老照料和医疗康复服务需求难以得到很好满足。

  脱节的关键是钱和人

  根据当前老年人的现状,“医养结合”是最佳的一种方式,2013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就已经明确要“积极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而“医养结合”的提出,实际上就是鼓励养老机构将医疗服务和养老服务相结合,为入住在养老院里的老人提供更多的医疗便利。

  “目前存在的问题,一个是政策保障不足,我们养老机构中的医护服务、康复服务不能够纳入医保,第二是社区卫生服务医保提供家庭病床,提供照料服务,缺乏政策和动力,同时医养衔接程度不够。养老机构的互利性床位相对低,服务能力欠缺,没有医护力量,只能收身体健康的老人,而身体健康的人又没必要住养老医院,另外在这方面,卫计委、人社等部门标准不统一。”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副主任甄炳亮在上述会议上表示。

  据甄炳亮介绍,中国的养老服务体系从“十二五”期间已经形成了一个迅猛发展的格局,五年来中央投入预算非常多,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部门,以及各级公益金大概有一千亿。截止到去年底床位669万张,平均千名老人30.2张,农村互助养老设施4万多个,所有地方建立特困老人供养,多数地方建立了困难老人三项补贴制度。

  在政策利好、政府持续投入的状况下,中国的养老产业为何还存在如此大的问题?

  “主要是很多养老的医疗服务不在医保范围内,同时很多养老机构也没有医护人员,无法做到日程的医疗健康护理。在养老机构准入层面,没有设置医护人员的比例设定要求,而且因为收入低,医护人员也不愿意去,现在只有一些退休的医生和护士才会考虑到养老机构。”一位养老专家表示。

  政策保障不足,特别是与医养结合有关的医疗、养老和医保政策受财力限制,对高龄、失能老年人的生活护理、医疗护理保障不够,很多护理项目不能纳入医保支付,同时养医衔接程度不高。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设置规划未能有效衔接,养护型、医护型养老机构建设不足,护理床位比例偏低,养老机构内设医疗设施功能不完善。

  “即使衔接了也没有用。我们是二级医院,也签订了相关的协议,为居家老人提供医疗服务,但是工作做完了,却拿不到钱,因为居家老人属于挂床,医保的人来查,说不是报销的范围。这是让我们很难以接受的事情。”佳木斯一家二级医院的医生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目前养老服务人才现状和人才需求矛盾巨大。一方面人才缺口大,从业人员还不足百万,差距非常大。此外结构不合理,养老服务需要的就是医护人员,几乎医生和护士养老机构里面全是从医务行业退休的人员,因为正式的雇不起,这些年政府大力推进但实际还是比较小。另外就是养老机构留人用人难,养老机构工作人员待遇普遍低,社会地位普遍低,工作劳动强度大,风险大,所以留不住人才。养老机构我调查的情况,基本上每年30%的流失率都算低的,个别机构稳定性强,绝大多数机构流失率强,这也是大问题。”甄炳亮表示。

  目前社区医养结合开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存在很多问题,虽然各地都在不断完善相关的政策,但是配套政策跟实际需求还差很多,特别是在经费投入、机构标准、资源配置、收费标准等都不够完善。

  在王芳的调查中发现,在资源有效利用方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病床的使用率实际上还不是太高,大概达到60%左右。

  养老机构的尴尬

  在国家利好政策之下,养老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崛起。但这些机构的运营却不那么乐观。

  “消防合格政策验收需要房产证,还有合格方,许多现成的都是二三十年以前的房子来做的,有的农村,包括农村的敬老院根本都没有规划,现在你要给他提供手续上就提供不了,提供不了消防部门就不能验收,所以就没办法。”甄炳亮表示。

  据他了解,虽然政府一面鼓励养老机构的发展,但在政策方面却桎梏了这个产业的发展。“由于养老机构许可条件的苛刻,很多养老机构都办不下去。”甄炳亮表示。

  甄炳亮表示,从城乡来看,农村留守老人、高龄老人、空巢老人非常多,但农村养老服务设施建设落后于城镇,而农村敬老院的空床率又高于城市。从区域来看,中西部养老服务业发展落后于东部地区。从服务体系来看,举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是基础和依托,但服务的有效性明显滞后于机构的养老服务,居家养老的获得感并不强,从机构养老服务来看,我们现在面向失能、失智老人医护康复服务能力比较弱,出现床位“一床难求”和“空置率高”。
“养老机构的审批准入是民政来做,提高门槛对老人的安全护理肯定是会好,但是层次提高了,老人又住不起,越是贫困的人越是应该住,但是他们没有钱。”上述养老专家表示。

  在甄炳亮看来,人生最后一公里的事情还很期待很多需要改变。

  他认为,中国的养老要形成合作机制,首先要明确政府提供基本养老服务的对象和方式,要集中关注失能失智老人。同时要理清医养结合工作思路和发展理念,除了医疗以外还有护理和康复,应该是医养护结合,医养康、医护康是保障。而提供医养结合的前提便是政策,要尽快建立民政、卫生、社保、财政等部门互认,以老年人生活质量能力为目标的,以健康生活,健康老龄化为目标的需求评估标准,同时如何提供资金保障是大问题,必须打通养老、医疗和社保的政策通道,希望民政、卫生、人社等部门制定医养结合人才培养、使用和激励政策。同时明确更多明确养老机构,设立护理床位、护理站、医务室、门诊部、护理院、康复医院、临终关怀机构等医护设施的条件和申报审批程序。


 

特别推荐

热点图文